この投稿文は次の言語で読めます: 英语, 日语

Posted by Kachun Anders Chan Sept. 11th, 2011

*Click on the picture to enlarge

義工工作最後一天,到了一所體育館去清潔在災區發現的私人物品。

體育館內,整齊地把各樣物件分類 – 衣服、字畫、背包、手袋、收據、証書、體育用品和獎狀等等。 各種各樣的物品等待著災民認領。

尤其是存放相片的地方。占有面積是體育館一半以上。

有家庭照,結婚照,畢業照。可能近代照都是digital 的關係,看到的大部份是七、八十年代服飾和髮型。

自己那天主要是去洗刷背包和手袋。義工們用掃或牙刷把沙和污泥抹去。
背包和手袋中的東西大部份也已被分類,只是極度偶而會有物主個人証件或金錢掉出來。領隊也就會依著証件上姓名寫到一張紙上,然後貼到那個背包上。

另外一旁有數人在水盆中以手指清洗照片。

清潔工作都是在室外進行。只會在把洗淨的背包或手袋,放回原處,再拿另一個時,才會進入體育館裡。

巧合地有一次,在進入體育館裡時,看到一名身型頗為肥胖老婦人。她用著一個放大鏡,去細心檢看一張又一張照片。
她突然地道,「啊!這…這是我的! 是我的! 」然後雙手把那張照片按在胸口上,一邊眯起雙眼地笑著,一邊以較少的聲量說道,「
真的太好了…謝謝。謝謝。」然後一邊保持著微笑,一邊刷去眼角的淚水。

因為失去了不能填補的東西而流淚。

因為失而復得那不能填補的東西而再次流淚。

看到這個情景,自己才明白這幾天的工作是為了什麼。

從東京出發前,和帶隊談話中聽到,「在日本,清理災區的方法,是要用手在廢墟裡,找可能對災民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。如果是只用機械快速地去清理現場的話,就真的把什麼也拆毀。災民就真的什麼也沒有了。」

在廢墟中藏著災民的記憶,藏著他們的寶物。

自己是很幸運地,能夠看見這位婆婆開心的一幕。來當義工只是三天,就直接地看到一些成果。

一直以來,在看到重大天災新聞報導時,像四川和海地地震,Katrina水災,都只是捐款後便繼續自己的生活。

但這一次地震,發生那天,像不會停下來的強烈震度使自己不由自主地跪在家裡的地上,雙手扶在門框,腦海一片空白。然後是看著災情的哀傷和核恐慌。看到很多
別人和自己的淚水。看著這一切,像是被強迫地閱讀著一本缺少了數頁的書,不能理解。有不想再看的時候,但這是對自己重要的一課,選擇了繼續閱讀下去,找尋
那缺少了的頁數。

地震發生以來,是以意志去控制自己的憂慮和情緒。一直在做著很多事情希望可以找到答案。耐心地等待可以抽身到東北的機會。

從東京前來石券市途中,看著因為這次災難而認識到的地方名字,福島,相馬,宮城,一個又一個的路牌,隨著巴士的窗邊經過。最後終於到了石券市,像是在象徵著自己到達那內心深處的黑點。

真正在義工旅程裡,學會了什麼還沒有全部消化下來。只是意識到,在這次義工旅程中,那缺少了的數頁,逐一逐一浮現。

自己到東北來當義工是為了自己的個人感受。

也確實地在這次義工旅程之後,開始更完整地正視這一段記憶。

「謝謝,婆婆。」她的笑顏給予我勇氣。

我很難想像她在海嘯以來經歷過什麼。

このエントリー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
Post to Google Buzz